在现代社会我们对节日时间有,礼品企业的发展压力越来越大

礼品企业可以通过将企业文化、品牌理念融入为数不多的促销活动中,就是礼品厂商或区域代理商扩展自己的营销职能,在现代社会我们对节日时间有

导读:近年来,礼品行业的利润已经不像往年那样来得那么猛烈了,市场已经逐步处于微利时代,就已经过去的“金九银十”和“双十一”来说,诸多礼品公司都开始了以价格谋竞争的趋势。  【中国礼品网讯】近年来,礼品行业的利润已经不像往年那样来得那么猛烈了,市场已经逐步处于微利时代,就已经过去的“金九银十”和“双十一”来说,诸多礼品公司都开始了以价格谋竞争的趋势。  内外部困境使行业陷入价格战  礼品销售遭遇瓶颈,除却客观的外部环境影响,内部行业竞争机制、产品研发理念也是重要原因。行业建立初期,由于信息不够透明一时间成为暴利行业,吸引了不少品类的加入。伴随着行业的壮大,各品牌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礼品企业的发展压力越来越大,更甚者不少企业高层还停留在盈利至上的思想观念上,从而忽视了产品创新与技术研发。  内外部的共同作用使得礼品行业陷入价格战的怪圈中,不少企业表示,礼品销售成难题,企业也是不得已而做各类促销。在消费者看来,促销活动品类丰富、四季不断,对产品的购买欲望不再急切,出现观望状态;也对产品本身的价值、质量出现质疑。总体来说,促销战只能拉动一时的销量增长,却是长久地影响到品牌建设乃至行业发展。  礼品企业需以质取胜
增加产品价值  礼品行业众多知名品牌拉开了优惠战,一来是怕被其他企业抢了先机,分割掉品牌原有的市场份额,二来是怕在一浪高过一浪的促销战中,不搞活动很难打响知名度。企业轮番上演价格战确实被逼无奈,但是这样的处境应该如何规避呢?  笔者认为,礼品公司首先要端正品牌理念,适当减少促销场次。促销的最终目的是形成品牌影响力,礼品企业可以通过将企业文化、品牌理念融入为数不多的促销活动中,刺激消费者对于品牌的深刻记忆。促销活动泛滥,反而会降低品牌格调,不如精心策划一两次大型促销活动,充分赚取消费者的眼球。  其次,礼品企业可以借助公益事业来扩大市场影响力,一家有责任感的企业才能为人所信任。企业只有对消费者高度负责才能获得消费者的支持,才能在市场竞争中遥遥领先。礼品企业应当多关注公益事业,当然公益不只是捐钱、捐楼,更重要的是传递爱心,传递企业关爱社会的信念。

导读:深度营销,就是礼品厂商或区域代理商扩展自己的营销职能,营销重心不是放在下家,而是在下家的下家,直到终端,用一句话来说即“以我为主、掌握通路”。  【中国礼品网讯】传统的销售渠道是“厂商–经销商–终端商–消费者”,作为礼品企业,其最主要的职能是研发和生产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进行品牌和产品宣传,将产品出售给经销商。但是,随着礼品市场竞争的加剧,厂家光是完成上述职能还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样不能保证产品能够迅速到达终端店,并实现销售,也就不能确保经销商能够持续进货和出货。  于是在竞争压力的驱动下,礼品公司将经营职能扩展到渠道、终端,力图掌握整条销售通路就成为必然。除了厂商,某些区域代理商为了迅速扩大经营规模,获取更高的利润,提升市场地位,也会扩展自己对渠道的影响力,掌握自己的下家经销商和终端商,控制产品在渠道的流量和流速。所以,深度营销,就是礼品厂商或区域代理商扩展自己的营销职能,营销重心不是放在下家,而是在下家的下家,直到终端,用一句话来说即“以我为主、掌握通路”。  本土礼品企业之所以会采用“深度营销”这种营销模式,是现实的经营环境和企业自身条件所决定的:  第一,中国市场容量大,但地域辽阔,各地区的市场差异很大,要覆盖和适应这样的市场,迅速抓住市场机会,一定需要大量的渠道成员参与。  第三,消费者不成熟、不理性,容易受到渠道和媒体的引导,尤其是三、四线及以下的市场,消费者的产品信息缺乏,容易从众跟风。  第二,很多礼品渠道商发展处于初级阶段,运作不专业、不成熟、不稳定。如果礼品厂商放任渠道自行操作,就很难保证产品能够充分覆盖有价值的专卖店或终端店,这样就会影响终端消化。  第四,从中国若干个热门行业的发展来看,市场成长期的利润是最丰厚的,而且时间不长,超额利润很快会被蜂拥而至的国内企业冲得一落千丈,在产品力和品牌力没有优势的礼品企业,又想在赚取这种利润,唯一可以选择的办法就是将竞争的重点放在渠道和终端。  本土礼品企业需要对销售模式有一定的了解,然后再剖析自身,确定哪种销售模式比较适合自己,否则的话就会出现事倍功半的结果。

导读:开发中国传统节日礼品市场,可以满足现代人的情感需要,因此,广大礼品公司开发这一市场需注意结合节日纪念礼品的这三大属性。  【中国礼品网讯】在民间交际中,送礼需要有意义,有时机,走户串门,礼尚往来,老百姓送礼多以传统节日、亲友生日为由,过节本是一个欢快的民俗活动,每一个节日背后都有一个传奇的故事,或为庆祝,或为纪念,以不同的形式,年复一年地将各民族、各地区所特有的文化风俗一代代地传下去。因而,节日纪念性礼品具有了以下三大属性:  节日礼品的象征性  中国人崇尚含蓄,这种思想早已溶入我国文化和社会的各个角落,渗到我们的骨子里。用皮尔斯的符号三元关系可以更直接理解这种有意思的含蓄文化:符号用一事物表征另一事物,以传达一定的讯息(意义)。总是用A事物来象征B事物,A事物自然不是B事物本身,但由于它象征了B事物,因而总是在传达某种意义。  如在我们的国画作品中,常常重神韵,会用竹象征壮士,兰象征君子,菊象征隐士,梅象征侠客;连戏剧都不需要太多的道具,桨,意识着船,鞭,渲染着马,边锣是水,更鼓是夜。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这种象征性的应用更加广泛,常常使用谐音寓意的汉字与图形结合来表达吉祥意义,如用蝙蝠来喻意幸福‘福气;以鱼表示余裕,鱼和莲一起表示多子多孙延绵不绝等等。在长期作用下,形成了固定的思维模式,因此,在节日礼品中我们自然而然地将会选择这种具有象征意味的传统元素,作为祈求吉祥的载体。  节日礼品的情感性  节日礼品可以维系人们的节日情感,丰富人们的节俗活动。传统节日传承了几百、几千年,已经在族群成员的内心积淀了较为稳定的民族情感,这表现为到了节日时间,如果不遵行特定传统习俗,个体成员会感受到情感失落,如在中秋节如果不能跟家人团聚,不吃月饼,就会感觉八月十五的过得不完满;每年过春节的时候,打工族不惜花去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挤着爆满的车厢,也要赶回家和家人团聚,但是这种节日情感也不是无条件地一代传一代,需要借助节日里特定的仪式、活动来传承。  在传统社会里,人们在节日里进行的特定仪式或活动往往依靠相关的信仰来驱动,或靠一定的文化需求来维系。而在现代社会,人们的相关信仰往往淡化以至消失了,与农业文明相适应的那些文化需求也不复存在,于是许多节日仪式、节俗活动就难以传递,而使节日呈现节俗减少、衰弱的状态。如端午节,现代社会的人们已经没有五月五是恶日的观念,对于巫术辟邪的信仰也淡化以至消失了,那么端午节驱邪避瘟的巫术仪式或辟邪习俗就趋于淡化或消失。在这种情况下,节日纪念物的使用对于节日传统的维系就变得很重要。  这些节日纪念物在传统社会只不过是节俗活动的用具,在现代社会往往成为节俗活动的轴心和驱动力。就是因为这些节日纪念物上凝结着民族文化精神,已经成为民众节日情感的寄托,也是节日特色的重要体现渠道。这些节日纪念物也有世代传袭的使用方式,围绕这些纪念物的行为模式成为节日活动的主要内容。  节日礼品的社会性  过节需有节日气氛。节日对民众而言是不同寻常的时间,人们过节时都要有郑重过节的心情和活动。中国的传统节日基本都是封建社会时期形成并流传下来的,各节日无不以家族、家庭内部活动为中心。节日里,年轻人需礼拜老人,全家要吃团圆饭,要阖家共庆节日。在现代社会中,中国的节日体现着中国人的美德和风尚,尊老爱幼,互叙亲情,是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  而在现代社会,在城市里以及许多乡村地区,民间信仰淡化了,在重大节日里也没有祭祀仪式了。如果不用其他节庆方式来弥补仪式的缺乏,节日往往变得冷冷清清。在这种情况下,节日礼品就派上了用场。用节日礼品来布置环境,围绕节日中的纪念物进行习俗活动,是营造节日氛围的重要方式,特别是营造外部可见的节日氛围的主要方式。于是,在现代社会我们对节日时间有“非常”感觉,除了来自在我们的记忆中保持的这些特定时日的重要意义给我们造成的心理影响,就主要来自这些节日礼品对环境的渲染、对节日气氛的烘托。如,春节的烟花爆炸,在除夕之夜,各地爆竹声声,焰火照亮夜空,制造出,欢庆的气氛,在这种热闹的环境下中迎接新的一年;再比如说,圣诞节的圣诞老人,圣诞树。  除此之外,节日礼品的社会作用还体现在:弘扬中华文化,促进中西方文化的交流。通过研究中国传统节日文化及其礼品市场,可以使节日品更加富含文化底蕴,更好地使消费者借助文化产品来了解中国的传统节日文化,达到弘扬中华文化的目的。  开发中国传统节日礼品市场,可以满足现代人的情感需要,通过中国传统节日礼品的生活化,满足消费者的日常生活需求,尤其国外消费者生活需要的同时,更加了解中国的灿烂文化,并了解中国人具有创造力、活力的一面。利用中国传统文化产品这一媒介,使外国消费者了解中国文化,达到中西方文化交流的目的。因此,广大礼品公司开发这一市场需注意结合节日纪念礼品的这三大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