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会卖萌,养蟹重要还是卖蟹重要

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携带中国手机,更会卖萌,除了在蟹舫卖的大闸蟹是向当地蟹农买的正宗阳澄湖大闸蟹

导读: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塔吉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9月12日,习近平向我们赠送国家礼品。礼品名单上的电子产品中,中国品牌“中兴”的手机赫然在列。  【中国礼品网讯】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塔吉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9月12日,习近平向我们赠送国家礼品。礼品名单上的电子产品中,中国品牌“中兴”的手机赫然在列。  与中国以前的国家礼品以传统工艺品如丝绸、瓷器和绘画不同,中国手机似乎具有更强的时代感,而且为了解中国新力量打开一扇窗口。最近几年,中国在科技方面取得惊人进步,因而逐渐从“世界工厂”变为“聪明的制造者”。  中国智能手机以价廉物美赢得中国和外国消费者的垂青。全球市场份额从2010年的近乎零上升到2014年一季度的25%,成为中国增长最快的产业之一。消息人士称,作为“国家礼品”的手机必须具备最高的安全级别,也代表中国手机制造最高水准。这一次作为“国家礼品”的中兴Grand
SII,是今年4月发布的4G手机。据说这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手机之一。  有美国媒体甚至分析称,“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携带中国手机,显示他们有意识将中国手机行业推向全球最高舞台,苹果和三星是不是应该警惕?”

导读:国庆将至,走亲访友时豪爽的武汉人总会拎点东西,与往年超大礼盒不同,今年普遍轻奢古典又卖萌。日前,在多家超市看到,各类商品的礼盒都成了浓缩版,增加了创意元素,更会卖萌。  【中国礼品网讯】国庆将至,走亲访友时豪爽的武汉人总会拎点东西,与往年超大礼盒不同,今年普遍轻奢古典又卖萌。日前,在多家超市看到,各类商品的礼盒都成了浓缩版,增加了创意元素,更会卖萌。  在多家超市,酒和茶的礼盒陈列面积明显缩减,被创意轻松包装礼盒取代,保健品礼盒、散称组合礼盒等备受青睐。礼盒包装不再只盯奢华硕大,各类“卖萌装”,甚至连酒类都推出了卡通版,瞄准了年轻人消费市场,但能否赢得年轻人抢占市场,还需拭目以待,但从多家品牌的网售情况来看,显然卖萌轻便礼盒装更讨喜。  在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上,良品铺子等多家零食轻食品牌走起小清新卖萌路线,礼盒主攻萌萌哒,力图用创意轻便包装博眼球。  “一天就卖了60万,网售礼盒拼的是新潮。”据介绍,网购手信成为今秋血拼新亮点,价格相对实体店便宜约40%,部分消费者甚至会直接网上拍下后,快递到指定地址,省去了繁重的搬运过程。

导读:从去年开始,公款吃喝之风被中央叫停后,老罗生意一落千丈,今年蟹季已经开始,连一份大闸蟹也没有卖出去。老罗说,再做一年试试,如果亏本明年就不来阳澄湖了。  【中国礼品网讯】在阳澄湖,养蟹重要还是卖蟹重要?当记者问起这个问题时,53岁的上海人老罗(化名)不假思索地选择了后者,“现在到处都是大闸蟹,别人凭什么专门来巴城找你买?如果没有朋友,年底蟹死在湖里也没人要。”说起自己拥有的人脉和渠道,老罗笑而不语,脸上浮过一股神秘而微妙的优越感。  几年前,阳澄湖大闸蟹市场火爆的时候,本来在事业单位工作的他办了停薪留职,从上海过来专门贩蟹,他门路广、朋友多,客户几乎都是公款消费群体,生意也做得红红火火。  不过,所谓成也人脉、败也人脉。从去年开始,公款吃喝之风被中央叫停后,老罗生意一落千丈,今年蟹季已经开始,连一份大闸蟹也没有卖出去。老罗说,再做一年试试,如果亏本明年就不来阳澄湖了。  透露生意好时卖“洗澡蟹”  2007年7月,性格爽朗、身材魁梧的老罗来巴城低调地租下一幢3层小楼开始经营蟹船时,当地蟹农并不看好,“自己又不养蟹,又不是本地人,就靠卖蟹赚些差价,能有多少?”随着蟹季来临,老罗装修一新的蟹船开门做生意,附近蟹农才发现情况完全超乎想象,“一来生意就好得不得了,客人一波一波从上海过来,吃了还带走。”最令人疑惑的是,除了在蟹舫卖的大闸蟹是向当地蟹农买的正宗阳澄湖大闸蟹,多年来,老罗卖的礼盒装大闸蟹其实大部分都是半夜悄悄从外地发来的“洗澡蟹”,再换个包装又转手卖出去,但他仍然不愁销路,还一直源源不断地发往上海。  生意最好的时候,老罗隔几天就会发出满满两小货车的礼盒装大闸蟹,蟹船里包括打包、扎蟹等在内的工作人员就有14人,通宵加班包装礼盒,赶在天明发到上海也是常事。周末,从上海来吃蟹的食客消费更是惊人,酒席上有五粮液(18.37,
0.20,
1.10%)或茅台,还有阳澄湖野生甲鱼,大闸蟹也全部都是5两以上规格的,一对就要300元,一桌酒席消费下来,贵的可以达到上万元。“领导都是直接带着司机,财务带着公章、账本或者支票过来吃蟹、买蟹。”老罗说,生意好的时候,一年赚300万元没有问题。几年下来,他的座驾也从刚来阳澄湖时的一辆黑色普桑,变成价值40多万元的奥迪,还给老婆买了一辆奔驰的SUV。  号称卖蟹“朋友圈”很重要  平时在上海,就蟹季才来阳澄湖呆几个月,老罗生意为什么能这么好?说起这个话题他显得很神秘,像很多巴城的蟹老板一样,笑哈哈地开始打起太极。“就靠朋友嘛,就是朋友帮朋友,朋友带朋友。”而蟹舫苑里另外一位蟹老板则说得更明确,“老板交往的人档次高,带来的人吃蟹、买蟹的量就大。”  “朋友圈很重要。你看你,养了十多年蟹,还没有我赚的钱多。只会养蟹赚不了钱。”有一次,老罗在做成一笔高达100万元的蟹券生意后高兴地透露,自己主要是在上海的关系好,很多朋友也都是单位领导,单位公款消费去哪里吃、给谁买,这些人可以说了算。“闲暇时就在上海多呆着,经常去找找领导,和他们玩玩、聊聊,再唱唱歌,又让他们帮忙介绍认识一下新领导,时间久了大家就成为朋友,然后事情自然就好办了。”对于自己的这种做法,老罗正色道:“这就叫培养感情,对做生意太重要了。”  如果生意不好,明年回沪  不过,从去年开始,老罗的生意一下不好做了,那时,周末依然有人来吃蟹,但明显冷清了很多,“豪客”们不再像以前那样高调,即便带了司机也不喝酒,还仔细把单位停车证挡得严严实实。老罗说,去年他只赚了100万元。  昨日,记者见到老罗时,以往本该忙着在蟹船里上下招呼、陪酒的他,竟然无所事事,正和几位负责扎蟹的男子打麻将打发时间。“今年生意不好了呀!你看看门口,一辆来吃蟹的车都没有,礼盒装大闸蟹也没有卖出去。”老罗说,店里也开始裁员了,如今加上他仅有6人。就在这个周末,因为老罗将厨师的工资从去年的8000元/月降为6000元/月,一位从上海跟着老罗到巴城干了3年的厨师也辞职了。此外,老罗还辞掉了一位从前专门请来负责凉菜烹饪的配菜师。  “现在只要蟹船开门,就算一个生意也没有,全部开支每天最低都要2000元。”老罗算了一笔账,如今他的大部分客户都不敢来阳澄湖了,即便吃蟹,也是自己掏钱,消费和以往完全不能同日而语。最乐观的估计,今年自己想尽办法可能也就赚50万元。老罗说,再观望一年,如果生意再冷清下去,明年就回上海,“反正这几年我养老的钱也赚到了,就不操应酬卖蟹的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