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购物卡回收店老板告诉记者,白酒企业的转型还要三到五年

有购物卡回收店老板告诉记者,推广了天津旅游商品,白酒企业的转型还要三到五年

导读:“以前愁的是买到的购物卡如何卖出去,今年愁的是卖的人太少。”中央“八项新规”执行的第二年,曾经火热的购物卡回收市场去年开始降温。中秋节前,有购物卡回收店老板告诉记者:“单干这一行再也靠不住了。”  【中国礼品网讯】“以前愁的是买到的购物卡如何卖出去,今年愁的是卖的人太少。”中央“八项新规”执行的第二年,曾经火热的购物礼品卡回收市场去年开始降温。中秋节前,有购物卡回收店老板告诉记者:“单干这一行再也靠不住了。”  以前9.1折收  现在9.35折  “以前愁的是买到的购物卡如何卖出去,今年愁的是卖的人太少。”省城一家购物卡回收店的李经理表示,回收到的购物卡实现再销售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尽可能多地回收到购物卡。  “有个客户需要银座购物卡,我和两家同行加起来凑了30万数额,单张面值还不统一,有五百的、一千元的,也有两千三千的,让客户很头疼。”李经理说,“八项规定”施行前,他从一家单位回收的统一面值的银座购物卡就可以达到10万元。  “以前9.1折收购的银座购物卡9.6折卖掉,现在最高标到9.35折敞开收购都买不到多少,卖价也变成9.7折了,但这个价还不一定有货拿。”解放桥附近一家购物卡回收店的老板介绍。  5%的最低利润  守不住了  段先生在市中区建设路附近也经营着一家购物卡回收公司,他告诉记者,往年一张千元面值的卡转手能赚50元,今年购物卡回收市场的行情明显有了变化,5%的最低利润这条基本潜规则在行业内开始守不住了。  历下区半边街一家购物卡回收店的老板表示,他手里现在“仅有一张一千面值的银座购物卡”。“单干这个就是靠不住了,东边这家喜饼店也是我的,糊弄着过过日子吧。”老板说。  记者在网上检索“济南、购物卡回收”两个词组,搜索结果显示,网上挂出的不少回收购物卡信息刷新日期截止到2013年,记者拨打了其中一家购物卡回收店发布在网上的电话,结果显示对方号码已是空号。  记者去年曾采访过朝山街一家购物卡回收店,这次记者探访发现,这家回收店已经消失不见。“可能经营不下去了吧,五一前后就撤了柜台。”隔壁一家商店店主称。

导读:对于天津来说,除了传统的十八街麻花、杨柳青年画、泥人张这些纪念品外,还有哪些值得游客带回的东西呢?在2014中国旅游产业博览会旅游纪念品专区,记者就发现了天津“新生代城市礼物”。  【中国礼品网讯】去一个地方、带回一件纪念品,这是旅游不可缺少的环节,也是旅游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天津来说,除了传统的十八街麻花、杨柳青年画、泥人张这些纪念品外,还有哪些值得游客带回的东西呢?在2014中国旅游产业博览会旅游纪念品专区,记者就发现了天津“新生代城市礼物”。  在“津城印象”的展台上,“哏都哏话”扑克牌、“我爱天津”卡通冰箱贴、手绘天津地图、轻旅天津钥匙扣等系列产品吸引着观众的目光。  “津城印象”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天津旅游资源非常丰富,老字号旅游商品也非常多,但是真正具有当代特色、迎合年轻人口味的天津旅游商品并不多,为此,他们以“浓缩城市印象,臻萃城市礼物”为目标,依托富有活力的创新型团队和不拘一格的竞争性产品,设计了“新生代城市礼物”。  目前,他们设计出的手绘地图、冰箱贴、钥匙扣、行李牌等深受游客欢迎,在天津主要景点销售,都有着不错的销量。“我们将产品定位为爱旅游、爱生活的年青人,将产品开发的重心逐渐转移到旅游衍生品上,价位一般在10-50元左右,倡导一种生活态度和新的生活方式。”该负责人说。  “津城印象”不仅做好“天津礼物”,而且随着旅游信息化的普及,他们在产品中也引入了智慧旅游的版块,初步加入了一些在线语音导游等,并根据游客的不同需求,进行更为全面的研发推广。目前,“智游海河”语音导游已经上线,在旅游产业博览会上,大批观众在“津城印象”展台前扫描二维码,感受语音版卡通手绘地图畅游海河的时尚互动体验。  据了解,已经连续三年亮相中国旅游产业博览会的“津城印象”品牌知名度和认可度迅速提升,推广了天津旅游商品,推动天津整体旅游产业发展。目前,“津城印象”已经与景区、车站、航空公司等合作,并计划增开实体旗舰店,让每一位城市的旅行者都能遇到最心仪的“城市礼物”。

导读:2014年上市酒企半年报已经全部公布,然而众酒企交出的“期中成绩”惨淡,绝大部分白酒企业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都出现下滑。  【中国礼品网讯】2014年上市酒企半年报已经全部公布,然而众酒企交出的“期中成绩”惨淡,绝大部分白酒企业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都出现下滑。  业内专家认为,在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的背景下,白酒企业积极谋求转型,化“名酒”为“民酒”,发力价格适中的“腰部产品”争夺白酒市场份额,刺激大众消费。白酒企业的转型还要三到五年,营销格局将由渠道驱动变为消费者驱动。  白酒步入大众消费时代  “‘新常态’下的经济形势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总体增速放缓,二是市场化的作用更加明显,当然也会对白酒产业形成较为深远的影响。”一位不愿具名的白酒企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过去白酒行业高速发展有两大支撑,其一是“三公”消费,其二是送礼。在“新常态”的背景下,两大基础都将荡然无存,因此,白酒企业和白酒行业需要构建新的增长支撑,即大众性消费。  在限制“三公”消费等大环境下,高端白酒量价齐跌,包括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白酒企业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大众市场,从“名酒”转型“民酒”,大量的中低端新产品集中涌现市场,白酒行业步入大众消费时代已成为当前不可逆转的趋势。  据本报记者了解,从2013年开始,茅台发力大众消费市场,直接下调汉酱、仁酒、王子酒、迎宾酒零售价格,使得茅台腰部产品线充实。与此同时,五粮液也自2013年以来先后推出了定位腰部和低端市场的五粮特曲、五粮头曲、绵柔尖庄。为了加速占领中低端市场,五粮液主动“走出去”与拥有终端优势的区域品牌合作:五粮液已先后投资收购河北永不分梨酒业和河南五谷春酒业,并与北大荒集团合作推出“北大荒鸿福”酒等。  白酒营销专家廖建勇认为,白酒需要价格更加亲民一些,这样才会有更大市场空间。“之前白酒价格过高,老百姓喝不起酒,如今的调整将使得白酒回归到‘民酒’这个范围内,回归到按市场能力来支配市场的资源,应该按市场力量来决定价格的合理性。”  上述白酒企业相关人士认为,过去十年的高速增长期已经结束,白酒行业普遍惨淡的业绩是在预料之内的。目前来看,高端白酒还在调整,还有下跌的趋势,中低端酒已经开始步入稳定期。  不过,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梁铭宣告诉本报记者,过去白酒行业在发展过程中多数是凭借品牌优势进行扩张,对市场的认知不足,包括对普通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渠道等都不了解。“如今调整期内诸多白酒企业已经在进行调整,如产品结构、价格、销售渠道等,更加趋于市场化竞争。未来白酒企业需要坚持这样的发展道路,以品牌、真正的产品来获得发展。”  酒企谋求变革  经历了两年多的调整期后,白酒行业仍在低谷徘徊。  “中国白酒已经进入L形底部但是底部时间会很漫长。”
资深白酒行业专家肖竹青表示,未来酒企的转型阵痛期将有三到五年,营销格局将由渠道驱动变为消费者驱动。  在肖竹青看来,目前酒企的转型包括三方面:第一是产品结构转型,保住主打产品的同时,开发较低价格的腰部产品和腿部产品;第二是渠道结构转型,以前高端白酒主攻政务消费和以贿赂营销为特征的团购,目前开始重视商务消费和自饮消费;第三是营销模式开始转型,重视体验营销,重视性价比,重视顾客口碑和顾客消费体验。  “转型之路并不能一蹴而就,这两年白酒上市企业的日子还得熬着。”
上述白酒企业相关人士表示。  梁铭宣表示,“调整转型期内白酒企业的分化也不可避免,富有品牌稀缺性优势和行业地位的龙头企业会因为消费者的坚持而受到较小影响,而拘泥于区域市场、品牌影响力有限的酒企面临的竞争压力会更大。”  以五粮液为例,其是高端白酒圈里转型幅度最大的企业。一方面,自2013年以来频推中低端价位新品,拓展腰部产品线,打造老百姓喝得起的“民酒”;另一方面,五粮液集团开始多元发展,旗下已有塑胶、印务、药业、果酒、电子、运输、金融等子公司。而茅台酒在将主要营销对象从三公消费转向了商务宴请消费的同时,也一直在拓宽渠道,推出“私人定制”服务。  “此轮调整期内不少企业都加码国际化市场以挽救业绩。愿望是美好的,不过国内白酒产业走出国门还需要面临行业标准、口感等多个问题。长远来讲,即便不是从调整期内改善业绩的角度来看,从整个产业的发展来说国际化趋势也是必然。尤其是‘新常态’经济背景下,企业的国际化也应该成为一种常态,所以未来白酒企业和产业可以在国际化方面作出更多努力。”梁铭宣告诉本报记者。